所在位置:首页 > 纪法广角 > 正文

湖南:“织网”“筑坝”,切断腐败分子出逃后路

发布时间:2019-09-16 17:40:56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8月19日,涉嫌贪污贿赂的湖南省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李胜林主动投案,结束了10年的逃亡生涯。

“李胜林的主动投案在意料之中。”记者从益阳市纪委监委了解到,李胜林出逃后不久,益阳市公安局就发布了通缉令,之后数年追逃手段方式不断升级,在“天网”密布的环境下,迫于压力的李胜林选择了投案。

“追逃不尽,脚步不止。”湖南省追逃办负责人介绍,近5年,在中央追逃办和省委反腐败协调小组的领导下,湖南省追逃办坚持“织密追逃网”与“筑牢防逃坝”齐头并进,先后从23个国家和地区追回外逃人员105人,追回赃款7.43亿元人民币,切断了腐败分子出逃的“后路”。

握指成拳,追逃不停歇

2015年4月16日,湖南省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成立,随着湖南“天网”行动的启动,省纪委、省委组织部、省检察院、省公安厅等多家追逃单位握指成拳,很快有了“战果”,因涉嫌收受巨额贿赂的祁文举在潜逃泰国43天后被抓获归案。

“这是‘天网’行动开展以来抓获的首个职务犯罪外逃人员,从发现线索到成功抓捕,前后只用了16个小时。”2015年4月,湖南省纪委和省检察院对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湖南销售分公司原总经理、党委副书记徐国才受贿案立案调查,发现其女婿祁文举利用徐国才的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当专案组准备对其采取措施时,早已听闻风声的祁文举在岳父案发第二天便潜逃境外。

“5月18日晚10点发现了祁文举从香港前往泰国的信息,第二天下午2点他就被抓了。”省追逃办副主任凌升山介绍,这16个小时里,追逃办协调指挥省公安厅迅速启动境外追逃方案,及时掌握祁文举的出逃路线,同时协调外逃目的地国家警方开展警务执法协作,在曼谷一家酒店将自以为成功脱逃的祁文举拿下。

“快!”这是省公安厅“猎狐办”副主任周旭对本次办案最直观的感受。他坦言,“猎狐行动”启动以来,追逃工作形成了一整套快速反应机制,制度建设和合作机制的完善,特别是此次中央层面和泰国执法机构的密切合作,是把祁文举一举抓获的重要因素。

除了16小时将潜逃的祁文举抓获归案,2018年10月31日,益阳市纪委监委还在25小时内将外逃越南的资阳区税务局征收管理股原副股长吴云成功劝返。

“根据吴云案的特点,我们制定了劝返与追逃两手抓的方案。”资阳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区监委主任曹萍回忆,当晚,一组追逃组成员连夜出发到达广西东兴市准备抓捕;一组追逃组人员走访吴云亲友,与吴云父亲见面,做好家属的政策宣讲、心理疏导和顾虑排解等工作,希望用亲情感召劝吴云早日回国投案。

与此同时,资阳区纪委监委与公安机关等部门联动配合,获取了吴云在越南的行踪,为抓捕做好了前期准备工作。

“最开始,吴云面对规劝直接回复‘不可能’,态度很顽固。”负责规劝的追逃组干部告诉记者,他从已经归案的外逃人员中举例,讲清主动投案与被强制遣返、缉捕归案之间受处罚力度的区别后,吴云的内心开始动摇了。

“以前没时间想一些事情,现在想明白了,家人是最重要的,也是我最愧对的。”最终,吴云在法律威慑、政策攻心和亲情感化下回国投案。从发现其外逃到回国投案,刚刚25小时。

“多方协助形成合力是在逃人员快速到案的关键。”省追逃办负责人介绍,全省统筹各方力量和资源推进重点追逃案件查办,8家追逃成员单位在追逃工作中将职责进行“清单化”管理,强化了部门合作与国际协作,同时综合运用追捕、引渡、遣返、劝返等多种手段,在获得线索后能及时积极做出正确反应,大大缩短了追逃的进程。

紧盯“人钱证”,张开“捕猎网”

“猎狐”在于“抓得到”和“关得住”。追逃这5年,湖南通过紧盯人、钱和证件这三个关键要素,既织密了“捕猎”大网,又筑牢了防逃堤坝,让“狐狸”无处遁形。

“外逃的日子,我经常半夜惊醒,而现在我的心终于自由了。”2018年12月,因受贿和挪用公款而被捕的梁月林在看守所里回忆外逃的情景,长舒一口气。

去年6月12日,耒阳市纪委监委对涉嫌受贿和挪用公款的耒阳市交通水利投资公司原总经理刘洪全及相关涉案人员采取留置措施。审查发现,其妻弟梁月林涉嫌共同受贿、共同挪用公款。6月25日,当专案组准备对梁月林采取措施时,却发现他已逃往了非洲。

专案组当时分析梁月林国外的旅游签证最长是3个月,在非洲某国,他最长只能停留到9月25日就必须返回。

10月1日,梁月林被迫因证照到期返回时,在口岸被捕。

除此之外,通过“按图索骥”银行资金流向为“猎狐”提供了重要追逃线索。

2013年4月2日,湖南省纪委在查办天津移动原董事长权明富受贿案时,其妻陈祎娟作为关键涉案人员已在欧洲。2015年,陈祎娟因涉嫌洗钱罪被列为“百名红通人员”第15号,而此时的陈祎娟音讯全无。

“通过排查发现,陈祎娟的银行账户在出逃后一直有交易,且交易发生地全部在欧洲,交易方式多为信用卡刷卡消费。”湖南省追逃办一名干部告诉记者,追逃办通过陈祎娟的资金使用轨迹,为成功劝返陈祎娟提供了情报支持。

2016年1月14日,潜逃英国3年的陈祎娟在追逃压力与亲人规劝之下回国投案。

“紧盯人、钱、证,在完善了防逃制度机制的同时,有效地推进追逃防逃追赃一体化建设。”省追逃办副主任黄辉军告诉记者,湖南制定出台《关于加强和改进省管干部因私出国(境)管理监督工作的通知》,规范管理登记备案、证件管理、审查审批等关键环节,同时开展“一人多证”清查工作,通过专项核查,发现全省共有27名领导干部有“一人多证”情况,有效地堵住了问题领导干部出逃的“后路”。

一朝外逃,终身被追捕

“猎狐”的近五年里,一些“红通”人员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隐姓埋名、东躲西藏了一、二十年后仍然难逃法网。

今年3月,经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红通”人员韩路因信用证诈骗罪,被判处无期徒刑。潜逃海外20年,韩路最终也没逃过“铁窗”生涯的命运。

记者从长沙市纪委监委了解到,韩路在担任湖南省机械进出口(集团)公司海外分公司总经理期间,利用信用证诈骗造成银行和代理商损失近3亿元人民币。1997年4月,长沙市公安局对韩路立案侦查,但此时韩路已失联潜逃。

“他逃了20年,我们就追了20年。”周旭介绍,2015年,省追逃办启动“天网”行动,对此案挂牌督办,为追捕工作提供了技术、数据等支持,加速了追逃进程。“猎狐办”通过两年多时间的海量线索筛查,终于发现韩路的海外活动轨迹。

“最后悔的是自己当时没有选择投案。20年,心里带着个包袱很慌。特别是年纪大了以后,我特别想回家看看,想落叶归根。抓回来也好,不然自己可能永远都回不来了。”被抓后,韩路悔恨当初自己“不该逃”。

海外不是避罪天堂,国内更无藏身之处。涉嫌经济犯罪同时还身负命案的邵阳县塘渡口供销社原副主任向海军,在隐姓埋名逃亡23年后也最终落入法网。

据报道,1993年9月,向海军被市人民检察院隔离审查时,杀死一名看守人员并重伤一人后携情妇逃跑。当时,邵阳市街头到处贴着他的通缉令。然而,邵阳警方多次追捕都一直无果。

“这个案子一直有人跟,只要有一点线索都会认真核查。”邵阳市公安局大祥分局负责人告诉记者,23年来,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已经换了好几任,原来办案的侦查员也换了好几批,虽然案件一直没有进展,但从来没有放弃追捕工作。

直到2015年12月,案件才出现了转机。“在摸排时,有人说当年跟向海军一同逃跑的情妇最近与家人联系过。”警方顺着这唯一的模糊线索通过艰苦细致的摸排获知了向海军躲在湖北省某县的消息。向海军外逃后化名王明龙,靠贩卖小菜为生。2016年1月6日,民警抓住了这对隐姓埋名的“老王夫妇”。“没想到,隐姓埋名躲了23年,还是被抓了。”向海军悔不当初。

“只要有逃犯没有归案,追逃工作就不会停止。天涯海角,有逃必追,一追到底。”湖南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傅奎表示,要始终高悬追逃利剑,以永远在路上的坚韧执着将追逃天网织牢织密,在狠抓“天网”行动的同时突出重点个案,坚定追逃必胜信心,腐败分子即使逃到天涯海角也要追回来绳之以法。(记者 邹太平)

分享到: